荷妮Renée

飞鸟将至,而我离去。

大三这一年,是最像在大学的一年。
在质疑与徘徊之间不断走出舒适圈,无数次将脚趾紧紧扣住,不让自己往后缩。
一步一步,总算在大三这一年,看见曾经走过的路连在了一起。而眼前,是全新的世界。虽然还是会怯懦,可是心里总算是有了些底气,这条路,我非走不可。
这一年,常态是在路上,去采访的路上,去财大的路上,回川大的路上。无数次在846路公交上看着窗外的夕阳一点点爬过老旧的房顶,恍惚间察觉到,大概未来的人生也将是不停的奔波。
那天,和一群记者前辈见面,聊及理想,仿佛还是像十八岁时一样。理想,可真新鲜啊,像一颗柠檬。

要危险的自由,不要安稳的困囿。
咬紧了牙,千万别停下。

现在的我,特别感谢,
你和妈妈一直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我,
让我至今仍然是善良的人。

很多个对世界失望的时刻。
都会想躲进你的怀里哭一场。
就像很小的时候那样。

但更多时候。
会希望,以后在你需要的时候。
我也能伸出肩膀。
💗

这学期的日子。
好像就是。一轮接着一轮的失眠。
其实这么多年。
也好像是。一轮又一轮的失眠。间歇着来。

前两天我妈打电话突然问我“最近又失眠?”
我想了想说没有。
我妈啊。总是觉得我一失眠就是想太多。又总担心我旧病又犯。也猜测我谈恋爱。
我妈这次却说“唉我最近突然开始失眠  突然你以前都是怎么熬过来  你不总连着好长时间睡不着吗”
我没接话。
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后来我爸发消息给我“你上床时动作轻一点慢一点” 嗯。

又开始看【没关系是爱情啊】
第六遍。
最喜欢的还是池海秀张宰烈躺在沙滩上那一段。
张宰烈解开池海秀的衣服靠近她时轻轻问了一...

睡不着。脑子里每一颗细胞活跃得要爆炸。
已经六月八号。

整整两年了。
两年前的今天昨天明天。都是一点也不想回忆的。
两年时间。
并没有让我对自己身处之处培养起一丁点的感情来。
翻来覆去地失望着。
遇见的人遇见的事。

说来可笑。
两年来为了那点坚持总要向我爸妈妥协一些什么。
妥协的第一步。
就迈在两年前。

最近连睡午觉也失眠。
晚上总是没由来地想哭。
嗯不是不开心。
如果笑就代表开心那我每天也是很开心的。

翻到去年今日在修弄断的项链。
今晚又弄坏了桌子。
所以高考的日子。
就是注定了失望的日子。

再也不想往回看了。
糟糕透了。
往前跑就好了。
总会好的。

下午才发现从高二就开始戴的手表掉了。
天气热。中午出门吃了饭就回了寝室。
估计就是那会儿掉了。
丝毫没有察觉到。

手表是高二时妈妈买的。特别喜欢。
是左手手腕上独有的安全感。
上个冬天没了电就一直取下来没有戴。前两天突然想起,又戴上了。
“都不走啦。”
“就是想戴着。”

好像。
陪着我走过高考的一些小物件,总是让我格外放不下。
带到大学的绿色狐狸杯子。
是高二时喜欢上一个男生时买的。
我妈当时说,你这陶瓷杯,用不了一个月就要打破。
然而此时此刻。
它还在我的右手边。滚烫的热水冒着气。

还是觉得舍不得吧。
但是啊,也没有难过到大哭一场。
又快到高考的时候了。
可能,有关于高考的痕迹就是这样...

1

从高中时代的最低谷开始喜欢张悬。
一晃五年了。
很长一段时间,在留言板的顶端都保留着那句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那时候我还不认识陈粒。也没听过南山南。
是张悬两个字,陪我度过了中学时代最艰难的日子。
如果人生就是电影,那张悬的歌就是我高中时的最佳OST。
很多节物理课上,躲在教室的角落里,偷偷哭着听张悬。好像日子就还能熬下去。

喜欢过的人都像一类人。张悬。王菲。陈绮贞。陈粒。祝星。真的是因为她们身上有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吧。
要独立。要勇敢。要不一样。要做自己。

后来。认识了喜欢张悬的阿文。再后来。因为张悬。选择了徒弟。都是真的好运气。

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不管是张悬...

宿醉之后。感觉血液里还流动着残留的酒精。

喝下一口鸡汤,好香。


好久没喝酒。和仲可爱、威威聚在一起,初衷便只是为了一口酒。长驱直入后半夜,半醉半醒地聊着。这世界啊,除去恶意栽赃与人心明晃,所剩率性无多,身边都是真假难辨的好人相互扶持着。你知道,你的好友也知道,于是,大家都肆无忌惮地扒掉面具,颤唇相诉,也撒欢打滚,酒肉横过放开胆子交心。是信得过的人,所以从不必担心,在酒精麻醉下暴露的软肋,会被当作伤害彼此的利器。

酒劲儿一起,必然痛哭一场。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只愿意在知根知底的好友前敞开了喝,然后敞开了痛哭。

实际上啊,我依赖这种醉后痛哭的快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

我妈

我啊,常和我妈吵架。

我妈。可能是最传统的那类家长。标准的七零后。中长卷发,喜欢去理发店编起来盘好,最讨厌细碎头发扎着脖颈。右边还是左边小腿肚子上有一颗玫红色胎记,像一颗爱心。每天早上七点左右起床,给自己和猫咪做饭,然后上班。下午六点左右下班,有时回家有时值班住在单位宿舍。晚上偶尔和同事散步。看看电视。和我爸还有我通话。一天就这样结束。她有着强大的控制欲。自尊心强。独立。天生的劳碌命,七大姑八大姨的事情只要找她帮忙,她跑得比谁都快。

我啊。从小就不爱和她分享。想买的东西不爱找她要。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也不爱主动告诉她。所以从我上学开始,我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学习。就连学习,也往往是她说我听。现在...

2

对阳台的喜爱大概是从小学被爸妈打了躲到阳台哭那天开始的 
门一关窗帘一拉  
所有秘密好像都可以被密封得严严实实  

到大学后 
到阳台打过电话  看过书  喝过酒  
更多时候 
只是趴在栏杆上发呆  
一两个小时也不觉得累  
从傍晚到黑夜  

总是
有风吹过

最喜欢楼下阳台传来的声响
还有
偶尔燃起的烟头

孕育

【人见人羡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她踩着黑色短靴,稳稳地走到KTV包间外,还没开门就听见老同学们的鬼哭狼嚎,一首《同桌的你》被一群年过三十的男人吼得像是行军进行曲。她浅浅地勾起嘴角,轻轻抚了一下发梢,下意识整了整领口,打开门。传进耳朵的声音扩大一倍,暗淡的房间里彩色灯光一下刺进眼睛。

“呀,你终于来了啊!”好友不知从哪个角落冲出来,一把将她拉向长沙发,原本瘫倒在沙发上两个男人立马起身让出座位,好友和她坐下,她的大衣一角刚刚被挤好友压住。她还没来得及将大衣从好友的大腿和沙发间扯出来,唱着歌的男人们就停下来,开始拿着话筒起哄,“迟到了,罚酒三杯!”吃着水果或者瓜子唠着嗑...

 
1 / 6

© 荷妮René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