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妮Renée

飞鸟将至,而我离去。

这段日子。

嗯。实习快一周。终于可以说说这段日子了。

从军训结束到今天,每一天都过着比上学起得更早更累更忙碌的日子。22号去重庆三下乡,每天走得腿痛。23号知道要去实习后开始一边继续发问卷采访整理问卷,一边为租房的事焦头烂额。25号回到成都,那天晚上一个人住寝室,全身像一堆烂泥一样摊在床上,腰酸背痛睡不着。第二天又是早起到419写结项书。下午回寝室收拾东西准备27号的报到。

27号早上六点起床,从柳林到报社。一路上觉得自己像是一条疲于奔命的老狗。九点多到报社,见到了带我的老师。张乾。25岁。一脸严肃。加了QQ后发来一大段名片式的自我介绍与联系方式。我像一个傻逼一样删除了刚打好的张老师好我是。他说“你没带电脑就看看报纸吧”一看就是一上午。中午奔往光华办租房手续,围着光华校区绕得汗流浃背。

晚上下班后七点。返回柳林拿行李。提着行李箱下楼的时候有些恍惚,觉得自己快要累得灵魂出窍。从柳林回到学校住下时见到了室友。快大四的学姐,笑着和我说你好啊室友。

解决了房子问题报了到,实习正式开始。其实直到今天下午,我才觉得自己没辜负实习二字。今天发生了很多事,这几天一度困扰我的问题有了答案。中午的时候,我还被负面情绪紧紧裹住,想要躲起来,不想和张乾老师出去采访。但是还好,我没这样做。

由于不了解,于是越来越害怕那个总是坐在办公桌前赶稿的报社之星,就算知道自己是他的实习生,和他说话还是会怕耽误他时间。写给他的邮件,也因为害怕拖延了好久才发给他。今天下午跟着他去采访,差点迟到正担心被批,结果他说没事儿你吃饭了吗。去的路上他一直和司机聊着天,一点儿都不像我想象中那样沉默寡言。下车后等着过马路,他开始和我谈我在邮件中说的问题。语气像个大哥哥。心头一暖。哦原来你是这样的。谢谢你是这样的。

下午的采访是个企业和媒体的下午茶。几家传媒媒体和企业老总坐在一张桌上,中间摆满了甜品和水果。我尴尬地坐在他旁边,想躲到一旁的沙发。结果他说没事儿你就坐这。然后拿出企业发的资料递给我,你看看了解一下吧。结束后和他一起等车,他接着和我谈新闻谈记者谈现状,一脸认真。我后来在车上问他对柴静的看法,他说,其实很多跑深度的记者,故事都比她多。然后有理有据地讲了好多。嗯我觉得我暂时无法反驳。

后来回办公室他走过来给我一本关于互联网经济的书,说你周末看看吧周一还给我。一起实习的学姐在QQ上私戳我,诶他刚才语气好温柔。

后来想想还是自己太过情绪化脑洞太大,你之前做的说的也都是出于好意,并无他意。因为不想让我成为廉价劳动力,你说“以后别人给你安排任务要先给我说”。因为不想让我重走你的实习生之路,你发文章链接给我告诉我怎样做实习生。 所有的害怕和郁闷都烟消云散。谢谢你不是我想象中那个样子。谢谢你让我不必再担心以后的实习怎么熬得过。一直觉得你内心一定很好只是性格高冷,但实际上好像你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难以接触。

今天还有一件开心的事是自己摸索出了住处到报社来回的公交路线。因为找路线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上班下班,所以没有方向感的我拿着手机绕着一个地方好几圈地找公交站已经成为这两天的日常。今天终于摸索出路线。觉得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技能又get一个。

前天晚上因为害怕赶不上第二天的会议,到人美心善的实习生学姐家借宿。先回光华拿东西,不熟悉路线在南门下车,黑灯瞎火绕着学校好几圈终于走到北二门,路上突然有闪电,咬着牙给自己说劈不死的劈死了也活该。

昨天的C21论坛采了艾民儿的董事长。后来她加上我微信。给我说,写的很好,小美女加油。那一刻很想哭。不知道为什么。

昨晚到公共浴室洗澡热水器坏掉洗了个冷水澡。想起自己坐在公交又差点睡着。每天六点五十起,每天都很累,尤其是挤公交回光华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就能睡死过去。

昨晚快睡时收到陈诺短信,一个人很辛苦吧。积压了很多天的负面情绪全部涌出来,躺在床上贴着墙没忍住擦了几把眼泪。但是太累了,都忘了回短信就睡了过去。

很累的时候,觉得实习老师不好接近而委屈的时候,也会问自己大一干嘛要来吃这份别人大三才吃的苦。但是总能释然,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总是要吃苦的。早一点。挺好。

一个人穿梭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带,也一个人穿梭在很多个公交站台。但是慢慢的也觉得这样的日子就是我想要的。可能没有人陪你一起走一条路,但是你总能在路上得到一些人的帮助。比如善良的实习生学姐。比如采访对象。比如认真和我谈媒体的老师。比如给我一块公交钱的路人。比如等我一起吃小龙虾的室友学姐。

前段时间没有打整好一切,不愿意告诉任何人我过得怎么样。包括我父母。不过今天总算可以说一说了,我前段时间过得很累,我也在深夜哭过。但是没事儿了,都值得。我很庆幸我经历过。

最后高能预警,我明晚回绵阳过周末。想见我的约我约我约我👄

评论

© 荷妮René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