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妮Renée

飞鸟将至,而我离去。

祝星。

上艺修刷微博,突然发现陈粒和祝星分手了。看了一条歌迷写的长微博,不知道说什么,就是难过。


这两天忙着面试,昨天的面试题里有一个是老公的歌,我出的。“绝对占有,相对自由”。抽到这道题的学弟,将这句话与大学生活联系在一起。我坐在下面,没有说话。


回想起来似乎之前我是看到过陈粒分手的这个话题的。然而当时我连戳进去的欲望都没有。哼只有异性爱情才秀死快。我当时这样想。


上学期快期末的时候,有天晚上陈粒在微博上发一个视频。赤裸裸地秀恩爱。祝星搞怪唱着零九三三。陈粒在一旁捣乱。那个视频现在还在我的手机里。


喜欢看陈粒在微博里晒祝星画的鸡。也喜欢看祝星在微博里搞怪耍酷。


手机里有很多张她们的照片。最喜欢的一张。陈粒在台上唱祝星。祝星在一旁放PPT。祝星只有一个小小的侧影。


陈粒曾说以后自己或许会告别祝小星,剃掉腿毛,嫁给一个男人。当时祝星说。我不剃腿毛。

祝星出国的时候。陈粒发了几条微博。记不清内容了,但是回想起来她当时一定很难过。


嗯唱着祝星的陈粒和祝星分手了。叫了这么久陈粒老公。老公的老公却离开了。之前好多次说到老公,都开玩笑说,要是没祝星,说不定过个几年就真的可以叫她老公成为正房。

但是明明。只有那个被反复吟唱的祝星。才是老公的星。


沮丧。


评论

© 荷妮René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