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妮Renée

飞鸟将至,而我离去。

🍸

好久没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刚改完了这学期最后一篇有可能也是在校报里最后写的一篇稿子。下学期不想写稿子了。也并不想带小孩儿们写稿子了。
近期越来越发觉,人的不同阶段真的还是需要做不同的事。既然近来疲于采访那些大同小异的人,更疲于应对那些让我心烦意乱的繁文缛节。浪费时间,更浪费心情。与其陷入这些烦恼,不如多看看书来得清净。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前两天写了信寄回去。写信的时候突然发现,曾经的好几年里,我对我妈妈,简直像极了暴君。用世上最锋利的剑一次次对准了她的肉身相迎。羞愧。
其实这么多年来,妈妈交给我的道理,我总要自己与现实硬生生撞在一起,觉得疼了,才会懂。前两天给妈妈打电话时说到一件觉得委屈的事,她云淡风轻“我以前提醒过你。”放在以前,我一定立马挂了电话。以前总是很羡慕别人,有温柔的妈妈嘘寒问暖。我妈从来都不是那样的,我生病她会黑着一张脸骂我不会照顾自己,我被欺负她会在日后一次次将这件事提起,我抱怨她会一脸不屑地说社会本来如此……她一向是如此,用硬生生的爱教会我如何在这个世界独立起来,自己为自己做上一件最佳的铠甲。
我感性她理性。她永远搞不清我分分钟就能被戳中的泪点。我也一直不理解她怎么永远那么铁石心肠。可是偏偏。我是见过她流泪的人。两次。都是因为我。如今想来,一幕幕的,竟觉得自己有甚豺狼。
这些,都是等到我一点一点走进了这个世界,才慢慢嚼出了真谛。而我想,读懂她,就是我给她最好的礼物。

人情世故。这四个字还是不太耐看。
我妈最烦我的一点,就是太过直率。爱憎喜恶都要摆在台面上。她总给我说“你这样总是会吃亏。”这一两年,吃的亏也有。可是还是改不了这臭毛病。
奈何。

这两个月看了两次林宥嘉。家鸽真的是太可爱。每每鞠躬致谢,都感动不已。
喜欢一个人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她或他刚好有值得被你喜欢的地方,刚好被你发现,如此而已。

这两天晚上总容易睡不着,好像每到冬天便很难睡个好觉,竟然也一年年习惯了。睡不着总容易想事儿,有的没的,想想也就过了。心态倒是一年比一年好了。

又一年考研时,之前咬定了牙不要再读书不要再待在象牙塔。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有些计划需要重新考虑了。一直是一个害怕变化的人,但是有的时候,总是需要更理性面对未来。毕竟,如何能够更加顺利地成为想要成为的人,实现想要实现的梦想,并不是一件小事可以一步到位。慢慢来,比较快。

今天的心情并不算好。琐碎的生活总有一两个片段让人觉得难熬。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知道。明天又会有新的笑容与烦恼。

晚安。

评论

© è·å¦®René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