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妮Renée

飞鸟将至,而我离去。

🚉

大概是今天一路上睡了太久,现在还没有困意。

去乐山看了嘉阳小火车。很早以前就想看看老式的绿皮火车。一动起来,就会哐次哐次叫,车头还冒着烟的那种。今天看见了,很满足。

去的路上因为起得太早睡了很久。醒来时车已经进了乡镇。看着窗外突然感觉像是正在回外婆家的路上。
可能四川的乡村风景总是大同小异吧。大片大片的庄稼。很多年前砌成的砖瓦房。湿漉漉的空气。
就连背着背篓的老人,都好像也在外婆所在的村庄见到过。

倒也是有不同之处的。外婆所在的村落,村落与乡镇的界限是分明的。乡镇的大道口分出小小的一条土泥路,延伸出去的才是小小的村落,虽然近几年土泥路慢慢重修成了水泥路或者沥青路。光凭路的宽窄,也是能判断出是否走进了村落的。
进了犍为县就不同了,乡镇和村落里的路,好像都是差不多模样。

去的时候飘着小雨。突然想起,一直被存放在脑海里的一个画面。很小很小的时候,和外婆、妹妹走在乡间小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三个人挤在一把快要破掉的黑伞下,却一点也不烦恼,反倒笑得开心。

时间过得太久了,我甚至不能分辨,这到底是年幼时的回忆,还是曾经做过的一场梦境。

下午沿着铁轨和好友三言两语搭着话走了好远,一辆一辆小火车轰隆隆地从身边经过。听着汽笛声等待火车经过弯道出现那一刻,妙不可言。

你说,这一节节六十年代的火车厢,曾经送走了什么人。又有什么人站在枕木上挥着手帕说再见呢。

暖和的春天真的要到了吧,
毕竟,
油菜花都开得那么好了。

最后想说,
每个地方好吃的东西都有好多。
明天要整理照片啦。
晚安。

评论

© è·å¦®Renée | Powered by LOFTER